【HKBCS 2018】羅兵咸永道料香港監管加密貨幣政策陸續有來

由比特幣10年前面世開始,加密貨幣行業的發展已有一段時間,但各地政府和監管機構的取態仍相當審慎。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羅兵咸永道(PwC)中國及香港風險及控制合夥人Duncan Fitzgerald接受《CoinsNetwork》訪問時稱,香港證監會(SFC)最新針對加密貨幣行業的規定為正確的一步棋,又預計未來會再有新規定出台,但未必在短期內發生。

SFC於今年11月初宣布,將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管理公司及虛擬資產基金分銷商,納入監管範圍,又提到可能規管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的概念性框架,當中包括以沙盒(sandbox),觀察交易平台的運作情況。業內人士普遍歡迎新規,認為有助帶來明確指引,但亦有指SFC所訂定的標準過嚴。

Fitzgerald歡迎證監會的決定,認為該機構正在消除加密貨幣社群提出的許多不確定因素和疑問,又希望確保該社群可以做正確的事,及讓人知道香港並非不法活動的天堂。政府和社群內的專業人士皆想要有適當的監管發展,故此Fitzgerald不認為SFC所提出的標準過高。

他指出沙盒可以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,讓監管當局及虛擬資產交易平台間有大量對話,後者繼而在可控情況下發展。沙盒階段結束後,交易平台要麽被監管,要麽走出沙盒後倒閉或從事不受監管的活動,兩個結局都可以接受。他以學習游泳為例,指出在淺水和深水學習,分別是有80%機率學不會,20%則會淹死,「如果你不想游泳,可以離開泳池。」

被問及會否預期未來有更多相關規定出台時,Fitzgerald認為答案是肯定的,但短期內不會發生,而且後續規定亦未必是來自SFC。他解釋,香港有四間金融服務監管機構,包括積金局、保險業監管局、金管局和證監會,每間都因應自己的權力範圍而監管。同時,並非所有加密貨幣皆屬於期貨和證券類別,意味SFC可能無權監管,而像功能型代幣(utility token)等加密貨幣,目前亦不在所有監管機構的管轄範圍內。

香港現時仍然有部分散戶投資加密貨幣,Fitzgerald不認為SFC新規會阻礙他們的投資活動,例如不少香港散戶會在離岸交易所買賣證券型代幣(security token)。證監會之所以稍為「手緊」,因為他們只能在香港規管供應商提供的服務,而不能阻止散戶在離岸買賣證券型代幣。由於加密貨幣交易所沒有邊界,而各地法規則受制於地域因素,因此現有的法律框架並不能保護散戶。Fitzgerald笑言,在其有生之年內都不能看到任何改變,「這是一個兩難境地。」

Fitzgerald將會在「香港區塊鏈峰會2018」內,分享更多金融機構,以至會計行業對加密貨幣規管議題的看法,機會難得,切勿錯過峰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