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題分析】礦機公司爭相來港上市 行業下滑拖累營運表現 冀靠研發AI晶片保未來

普羅大眾對區塊鏈最初的印象,可能是比特幣及挖礦,但未必清楚當中原理。尤其是去年加密貨幣市場牛氣沖天時,各大社交平台上充斥不少相關廣告,既有買賣加密貨幣的,也有將挖礦包裝成另類的穩定收入來源。在挖礦熱潮帶動下,一部礦機動輒過萬元,有些甚至可達數十萬元。然而,挖礦生意當中存在不少爭議及灰色地帶,部份應運而生的生意如礦機合約等,更被指猶如騙局。

不過,隨着三間中國比特幣礦機製造商來香港申請上市,市場終於有機會認識這一門生意。嘉楠耘智(Canaan)和億邦國際(Ebang International)分別於今年5月和6月,向港交所申請上市,而中國最大的礦機製造商比特大陸(Bitmain),亦於9月26日正式向港交所遞交初步招股文件。由這批公司提交的文件中,大家可以由存貨、研發和人工智能(AI)等方面了解礦機公司營運情況,以至整個挖礦行業的發展。

簡單而言,當人們以電腦解決複雜的數學算式,首個找出答案及創造新區塊的人,只要得到其他人認證計算結果,就能得到比特幣作為報酬,亦即「挖礦」。故此,不少人於去年對挖礦趨之若鶩,希望加入礦工的行列,利用礦機提供電腦計算力以處理資料塊,繼而賺取比特幣。

電腦算力的要求會隨着挖礦日子越久而提高,回報也會相應下降。尤其是在牛市時入場人數多,而礦工們為了加速挖礦,都會追逐新型號礦機以維持算力,令礦機價格水漲船高,上述礦機公司生意絡繹不絕。然而今年遇上加密貨幣市場熊市,礦機產品的需求自然減少,礦機公司的定價能力轉弱時,亦為增加存貨壓力。

截至今年上半年,比特大陸就因加密貨幣市價下降,而錄得逾3.9億美元存貨減值撥備,反映礦機銷情未如理想。同時,比特大陸的礦機銷售毛利率,亦由2015年全年的58.4%,降至去年的46.2%,而今年上半年更只得35.1%,反映礦機件成本上漲之餘,其定價能力亦受到考驗。至於,嘉楠及億邦仍未更新今年營運情況,故初步招股文件內並無相關減值撥備,但相信今年市況轉淡之下,可能亦與礦機「龍頭」公司比特大陸所面對的情況一樣。

同時,比特大陸是三間礦機公司之中,唯一公布持有加密貨幣資產,今年上半年公司持有8.87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資產,主要來自客戶以加密貨幣付款,比特大陸亦有自營礦場等業務。眾所周知加密貨幣價格非常波動,比特大陸因而以成本法為將相關資產入帳,藉此減低價格波動的影響。然而,這只是會計上的手法,實際上仍然會受到價格波動而影響財務表現,比特大陸亦因應市場波動,為這批加密貨幣資產作1.03億美元減值撥備。

從存貨到毛利率再到加密貨幣資產,均反映礦機公司開始面對不少營運風險,以及目前加密貨幣的市場狀況。公司管理層亦明白依賴礦機銷售,並非可以持續下去的發展模式,故此三間公司都有意開拓人工智能(AI)領域。他們在初步招股文件中,多番強調自己在AI上的探索和發展,當中比特大陸寫道:「我們擴展業務進入革命性的AI領域,專注於AI ASIC晶片設計和AI硬件開發。」公司更將自己與兩間科技巨頭,Google和英偉達(Nvidia)相提並論,指自己是全球少數有能力開發用於雲端訓練及推斷的晶片的AI晶片公司。

事實上,三間公司與人工智能仍有一段距離,礦機銷售於去年分別佔億邦和嘉楠總收入的91.6%和99.1%,而比特大陸今年半年收入之中,有94.3%是來自礦機銷售。不過,比特大陸聯合創辦人吳忌寒(Jihan Wu)對公司仍然很有信心,今年5月接受彭博商業周刊訪問時估計,AI晶片5年內將佔總收入40%。

值得留意是三間公司在研發上的開支,佔收入比例僅得單位數。億邦和嘉楠去年的研發開支分別佔收入7.32%和8.1%,而比特大陸更只有2.9%。反觀英偉達、高通(Qualcomm)和英特爾(Intel)等晶片製造商,其上個財政年度的研發支出佔收入比例,則介乎18至25%。除傳統晶片製造商外,後起之秀諸如Facebook和Google等亦爭相製造AI晶片,三間礦機製造商面對的壓力顯然不小。

比特幣挖礦行業逐步走入大眾眼簾,無疑是區塊鏈業內的突破,將來若成功上市,亦令行業有望變得更透明。然而,單從目前業務來看,事實上仍然是主打硬件銷售業務,而非如三者強調般是一間科技公司。同時,挖礦過分依賴加密貨幣市場走勢和氣氛,多項重要的營運指標下滑,亦正正受到現時熊市拖累。縱使將目光轉向AI晶片的戰場上,這領域在眾多科技巨企虎視眈眈下,礦機公司能否突圍而出,仍是未知之數。